奧巴馬小布什作祟?特朗普六大棘手冲突

2017-03-20 21:29:49

美國15年來參與了不少代價高昂的地區戰爭,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喜歡用簡單的方法來解決問題。但是令人擔憂的是,簡單的方法很難應用到他從前任們那里繼承下來的冲突。

綜合媒體3月21日報道,美國15年來參與的多起戰爭,尽管起因多與宗教激進主義有关,但卻各自有其獨特性和地區影響。美國人顯然不願被一直拖累,但如果他們退出,潛在后果可能難以估算。

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索馬里以及也門,是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和奧巴馬(Barack  Obama)遺留給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戰爭。這些冲突不可能奢望利用奇跡來解決,只有繼續作戰,頑強但更要聰明地去進行。


“9·11”事件直接導致美國出兵阿富汗并深陷該戰爭達15年之久(圖源:VCG)

阿富汗

作為“9·11之戰”的第一場戰爭,15年后的今天,阿富汗戰爭已成為美國历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戰爭。2001年10月開始的遠征,最初目的是摧毀“基地”組織在塔利班支持下于阿富汗建立的基地。

美國人在推翻塔利班政府的同時建立了新憲法,似乎讓這個遭受20年戰爭蹂躪的國家首次看到了希望。然而隨后塔利班突然又冒了出來,造成局勢惡化,美國人也因此長久地陷在了阿富汗。

沒有任何簡單的解決辦法能擺到特朗普面前。阿富汗軍隊的狀況令人十分擔憂,如果美軍完全撤離阿富汗,可能會導致喀布爾政權倒台而塔利班奪取勝利。

伊拉克

伊拉克局勢的发展表明,美國很難不受任何損害地完全退出一場戰爭。美軍2011年底從伊拉克撤軍后,“伊斯蘭國”組織(ISIS)到2014年占領了該國三分之一的地區,最后只是仰賴美軍的空中支援才止步于巴格達門口。猶豫再三之后,奧巴馬不得不派美軍回到伊拉克,并重新武裝伊拉克政府軍和庫爾德人部隊。

但是在伊拉克,像其前任奧巴馬一樣,特朗普接手的是一個十分棘手的攤子。整個中東依然生活在2002年小布什政府入侵伊拉克帶來的后果之中。

敘利亞

奧巴馬的優柔寡斷和猶豫不決,使敘利亞不斷陷入內戰。與此同時,這也讓俄羅斯得以成功地重返中東。美國人對敘利亞庫爾德人的支持,也讓華盛頓與土耳其发生了分歧。土耳其是美國態度曖昧的盟友,有根深蒂固的反美情緒。

為了打擊ISIS,美軍最新軍事理論的兩大手段--精准空襲和定點突襲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美國人將其擴展到了對其他組織的打擊上。1月初,美軍就用一架B-52轟炸機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襲擊了一個宗教激進主義者的營地。

特朗普和莫斯科关系的拉近,會讓美軍與俄軍合作展開類似的行動。然而也可能會有另外一個結果,那就是會強化俄羅斯和伊朗的地位。

利比亞

2011年法英美聯手打擊卡扎菲(Muammar Gaddafi)帶來了災難性的后果。利比亞自此便陷入了內戰。尽管特朗普可能嘗試讓歐洲人自己去解決這場发生在其家門口的危機,但利比亞戰略位置的重要性及其丰富的石油資源,也許會讓特朗普放棄這一選項。


奧巴馬及小布什時代遺留的六個冲突熱點使特朗普倍感棘手(圖源:VCG)

也門

美國在也門問題上的處境極其复雜。跟隨沙特介入也門戰爭的美國,最初只是提供情報和為沙特空軍提供支持,但2016年10月針對美國軍艦的導彈襲擊讓美國直接參與到了戰爭中。美軍無人機開始定期襲擊也門境內的宗教激進主義組織。然而沙特久攻不下,這讓華盛頓很難從這一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冲突地區抽身。

索馬里

華盛頓在這個國家進行著一場秘密戰爭,針對的是效忠“基地”組織的“伊斯蘭青年”運動。索馬里變成了美國戰斗新理論的試驗場所,主要是通過特种部隊、私人承包商和無人機進行,而不是部署常規軍事部隊。近兩三百人的美國突擊部隊,在肯尼亞、烏干達和索馬里特种部隊的支持下,在2016年发起了至少13次對“伊斯蘭青年”運動的襲擊。

然而,即便是秘密的戰爭,也逐漸在形成自己的戰爭邏輯。為了不給“基地”組織在這個對全球海上貿易至关重要的地區留下建立地盤的機會,華盛頓很難從索馬里撤出來。

(楊陽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