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正式開啟 歐盟完勝第一回合

希文撰寫2017-06-19 23:54:02

6月19日下午6點20分,比利時布魯塞爾,当英國“脫歐部長”戴維斯從歐盟委員會總部貝爾萊蒙大廈的閉門會議走出來時,臉上的笑容顯然有些僵硬。

就在這一天,糾纏了一年的英國脫歐談判正式開啟。在近期的恐襲、大選和住宅樓火災、清真寺受襲等事故的煩擾之下,英國的談判代表隊著實受到不小的影響。而布魯塞爾方面明顯不願意放過這個機會。


英國脫歐的正式談判已于6月19日開始,但各界都認為英國很難在談判中获得理想的結果(圖源:VCG)

談判第一天,英國脫歐談判隊在歐盟代表的堅持下,放棄了英國政府過去几個月來最堅定的要求——在解決几百上千億歐元的“分手費”以及歐盟公民的具體權宜安排之前,雙方不會進行任何與重签自由貿易協定相关的討論。

尽管戴維斯(David Davis)在当天談判會議之后向外界表示,“怎么開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結束”,但是各界都看得很明白,在脫歐談判這第一回合的“過招”中,歐盟获得了全面的勝利。

為何英國代表會如此狼狽?沒錯。恐襲、大選、火災、清真寺受襲等事故都是原因。但問題的核心依舊是不到兩周前的那場大選。弄巧成拙的梅(Theresa May)政府,在“慘勝”之后對自己喪失了信心。

梅本來所設想的劇情不應該是這樣的。坦白說,早在一個半月、兩個月之前,各界所設想的事態進展也不是這樣的。梅所帶領的保守黨本來應当在大選中進一步擴大自己的多數黨優勢,從而通過這种“民意授權”,在和歐盟談判之時擁有更多的籌碼,繼而推動自己“硬脫歐”的主張,不對歐盟妥協,為英國爭取更多的權益。

事與願違,梅輸掉了自己勝券在握的大選,“偷雞不成蝕把米”,成了今年度以來歐洲政坛最大的笑話。

之所以輸掉這次大選,恐襲是最主要的原因。而在這一點上,梅難辭其咎。在当任首相之前,梅在多年擔任內政大臣期間,通過“緊縮政策”大幅縮減對安保部門、情報部門的撥款,令相关情報機关人手大大不足,线人網絡也難以建立,使得諸多本來能夠預防的恐襲事件都沒被阻止。

梅在大選之后正面臨來自黨內、黨外和民間的多方面質疑(圖源:VCG)

相信個人和市場自由的這种保守主義理念可以理解,但面對恐襲這种新時代的挑戰,政府必须尽到自己保護國民安全的職責。這時就有必要調整“緊縮政策”。從這個角度考慮,沒尽到職責的梅,此次蒙受大選的“慘勝”,也是她應得的結局。

但是另一方面,保守黨的“慘勝”,也顯示著選民的恐慌。面對頻发的恐襲、面對脫歐開啟之后的未知,英國選民慌了。這份情緒、這份對英國和歐洲政治現況缺乏理性判斷的現象,在這次大選中得到了完全的體現。

接下來,領導著懸浮國會的保守黨勢必將面臨更大的阻力,而梅政府在糾正自身在安保等方面的政策錯誤之同時,也必然會面臨歐盟的“變本加厲”。

這本來就是國際政治的現實,而也會讓梅這位原本被看作是“繼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和撒切爾(Margaret Thatcher)之后最強勢的總理”,面臨更大的打擊,乃至遭受更多的“笑話”。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希文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