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 批評國家領導人就是不愛國嗎

禔靖撰寫2017-07-17 05:11:29

特朗普政府的執政理念是在經濟上奉行國家主義,這一政綱在特朗普“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競選和執政口號就可以看出。在這种背景下,凡是對特朗普本人及其國家主義執政理念的批評,都難免會被視為“不愛國”的表現。越來越多的共和黨人認為,批評特朗普總統就是不愛國的表現,尤其在外國人面前,尤為如此。

根据YouGov在7月公布的民調,超過一半(53%)的共和黨認為,在外國人面前批評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就是不愛國的表現,而只有約30%的人意見相反。這一民調发現,美國人当中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質疑同胞的愛國信念。45%的美國人認為這個國家正變得不那么具有愛國情懷。

美式“愛國主義”

在美國這樣一個民主體制的國家,民主黨和共和黨輪流執政,應該說不應該存在“批評總統或國家領導人就等于不愛國”這樣的命題,因為美國一直尊重個人言論自由,兩黨之間(在野黨和執政黨)、普通民眾和國會議員、白宮執政者之間,批評之詞是很常見的,不應該和“愛國與否”直接掛鉤。

在中國,大家談及愛國時,往往會提及愛黨、愛國之間、政府與公民之間的关系。和中國不同,美國人談及愛國和執政黨無关,而是基于對美國多元文化(自由和機遇、美國夢、移民熔爐)及基本價值觀的普遍認同。


有人說特朗普的当選挽救了白人對美國國家身份的重新定位(圖源:Reuters)

就文化而言,美國的熔爐文化影響著每一位在美國尋求實現美國夢的人。他們的個人主義和創造文化的價值,使得他們有一种歸屬感,加大了自己作為美國公民的一种身份認同。受這种文化的影響,美國人的愛國意識并不注重“政府”,而是重視組成政府的各种“制度”(制度的普世性)和“個人”(個人德行及勤勞)。

就價值觀而言,具體是指《獨立宣言》中對人權概念的闡述,比如人人生而平等”、人們具有“不可剝奪的權利”(inalienable rights);人們享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等理念。這些價值觀在美國《憲法》均有體現,并受到《憲法》的保護。

所以,美國的學校教育(初高中)有关“愛國主義”的教育,主要是側重文化和價值觀的宣傳。這一點和中國愛國教育大有不同。

当然,除了文化和價值觀層面以外,也有美國人從兩黨政治、民族主義的視角看待“愛國主義”,尽管三者之間有本質的不同。比如,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就被共和黨人認為不愛國、甚至叛國,或從宗教角度講,是反基督者;美國民族主義不能完全和愛國主義划等號,前者更側重為“國家”效力,后者更重視捍衛“價值觀”。

美國“身份認同”危機

作為一個相對年輕的國家,美國依然面臨一种“身份認同”危機。特朗普当選,國家主義再次凸顯。只不過,這個國家及其公民被特朗普這樣的“非典型總統”所代表,導致很多人都在質問“這還是我曾經意識当中那個美國嗎”。共和黨人在黨綱中強調英語的重要性,白人至上主義者借機造勢等,都是這种身份認同危機的側面反映。


特朗普团隊推出的口號和帽子等已經成為標志性的愛國主義符號(圖源:AFP)

(禔靖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