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为什么说日本是中国唯一的敌人

张怀东撰写2016-05-07 02:44:46

“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这则出自先秦《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箴言,体现了法家治国理论的重要思想,显示的是敌国对于一个国家的侧面敦促力。近代中国的历史也是一部不断被敌国外患刺激下前进的历史,从师夷长技以制夷到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彻底摆脱割地赔款任人宰割的屈辱历史是近代以来中国的奋斗目标之所在。

纵然当中国的发展足以告慰屈辱的历史,当中国的发展不再是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抗争,敌国的刺激作用已经不是中国发展的关键驱动力。这也是自20世纪80年代,中国就开始奉行“无敌国外交”,已经与大多数国家建立了各种类型的伙伴关系原因。但对敌国的忧患意识仍然不能被忽视,无敌国外交不代表中国现在无敌国。

中国当下面临诸多挑战,中美、中菲、菲越在南海的博弈时常伴随着军事动作;中印这对曾经兵戎相见的邻居在边界谈判上仍难以取得进展,时不时爆出的双方帐篷对峙,同时增兵活动不免让外界猜测二者擦枪走火的可能性。中朝之间的互信已经越来越少,朝鲜多次撕毁停战协定,并逐步将军队增兵到中朝边境。中国无时无刻不体会到敌意。不过,能够称得上敌人的未必是这些国家。

被放大的美菲威胁

伴随着中国崛起,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必然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言论层出不穷,就连中国也主动提出建设新型大国关系来规避这种风险。而事实上,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双边关系,一个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一个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个是世界经济第一,一个是世界经济第二;一个是最大的民主国家,一个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这种多重身份,预示着两国不是简单的零和博弈,比起冷战时期美苏关系的竞争和对抗来说,今日的中美关系在竞争和对抗外,还多了合作。

尤其是经济上的高度相互依赖是阻止冲突的重要力量。一个当前大国与一个崛起中大国,被如此多的共同利益联结在一起,这在人类历史上尚属首次。就像2008年6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赖斯访问中国时说的:“我们有分歧,但是这些分歧并没有模糊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美国与中国就是必须合作共事,如果我们要解决在国际社会中面临的许多挑战的话。”因此,中美更大程度上是战略竞争者,而非战略对抗者,非敌人。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日前赴华访问(图源:Reuters/VCG)

中菲和中越之间的矛盾更大程度上是中美矛盾的附属品,是美国重返亚太的产物。消弭中菲和中越分歧的关键仍然在中美关系上。菲律宾的军事和经济体量过小,与中国实力悬殊过大,既无资格成为中国的对手,也根本不可能是中国的敌人。

不同习惯的邻居和麻烦的邻居

中印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曾为领土问题兵戎相向。自1990年代以来中国军费的大量增长,使印度媒体、政坛对中国威胁的论调与日俱增,印度政府高层多次表达对中国的担忧。1998年印度发展核武器便以“中国威胁”为理由,前外交部长贾斯万特•辛格在参加“21世纪民族特性与国家安全面临的挑战”发表“内有毛派叛乱分子分裂国家,外有来自中国和巴基斯坦等邻国的威胁”的言论,作为印度外长的普拉纳布•慕克吉首次表示中国是“挑战”。近年来印度增兵边境10万军队表达拒不退让的立场。而事实上,中印是两个有着不同习惯的邻居。20世纪50年代以前中印几乎没有政治接触。

(张怀东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