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谈中美开战 最终的赢家是谁?

2016-11-17 13:15:38

美前国务卿、70年代主导对华政策的基辛格 (Henry Kissinger)日前接受了美国《大西洋月刊》记者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的专访,畅谈美国大选以及中美关系等问题。

被问到是否对大选结果感到惊讶时,基辛格透露自己本预料希拉里会赢。在谈及特朗普当选对于美国在世界上的角色意味着什么时,基辛格说,这或许会促使美国外交政策和国内情形建立一致性。显然目前在社会民众和精英阶层间,对于美国外交政策和美国国际角色方面的看法存在很大断层。他认为新总统有机会弥合这一分歧。新总统有机会,但能否把握,要看他自己。

被问到是否会协助特朗普,基辛格说:“我不会主动找他,退休后对每届政府我都是如此,但如果他要求我去见他,我会接受。”他还说:“其他国家也会同样惊讶。我会说,新的对话可能会出现。如果特朗普对美国人说,‘这是我的外交理论’,而其中许多政策与以往不同,但基本目标却相同的话,则可能会有延续性。”

在谈及中国问题时,基辛格说,中国国内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两个一百年计划,第一个是是在2021年,即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时,第二个是在2049年,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到了第二个100年时,根据中国自己的估计,他们将能够同当代世界的任何国家分庭抗礼,他们能够同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实现物质和战略上的平等。

基辛格还说,中国的内部讨论提供了至少两个答案。强硬路线者说,“美国正在明显地衰落,我们会赢,我们可以强硬。”另一方的立场——这也使显然是习主席的立场,是对抗太过于危险了,同美国冷战会妨碍中国实现经济目标。一场使用现代武器的战争带来的破坏将会超过一站带来的破坏,而且不会有赢家。因此在现代,敌对国家必须成为伙伴,在双赢的基础上合作。


基辛格认为世界秩序取决于中美关系的稳定(图源:Reuters/VCG)

基辛格还指出,习近平给中国提出了两个目标,第一个就是“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第二个就是努力将对手变为伙伴。基辛格还指出,习近平的第二个框架成为美中关系的主导性议题。

基辛格还说,中国看待世界的方式与美国大相径庭,一个障碍就是文化差异。美国人的基本观点是世界是和平的,如果有那问题,一定是某些人引起的,如果美国打败了这个人或者国家,一切又会恢复平静和谐。但是与此相反,中国人不相信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对于北京来说,一个解决的方法只不过是另一个问题的开始。因此,中国人更看重事务发展的趋势。他们经常会问,“我们去向何方?你认为15年后世界会是怎样的?”由于文化上的差别,当美国总统和中国主席会晤时,通常都是带来一些模棱两可的成果。

当被问到给奥巴马处理对华关系打多少分时,基辛格给了“B+”。戈德堡说这是相当不错的分数,基辛格说,这是视目前状况给的分数,若以美中关系长期演变来看,可能还要低些。奥巴马做了一些有利于中美关系短期发展的事,但是并没有对长期关系发展做出重大贡献。

基辛格还说,奥巴马对中国的态度并不是太强硬,但是太着眼于短期了。要真正提升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美国必须着眼于长远趋势。

在谈及“修昔底德陷阱”以及中美开战一事时,基辛格说,在很大程度上,阿里森教授(Professor Graham Allison)已经通过许多历史案例表明,崛起大国和守成大国会陷入某种军事冲突。当两个国家都拥有全球影响力时,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即便是带着友善的意图,他们也会注定会在世界某个角落踩到对方的脚上。这是崛起大国和守成大国定义中固有的。

(东坡 编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