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被干涉?出来混是要还的

希文撰写2017-01-10 00:50:11

这周一1月9日,数十位美国民主党国会议员再度主张成立一个独立的、跨党派的委员会,仔细调查俄罗斯干涉2016美国总统大选的内幕。众议员史瓦维尔(Eric Swalwell)表示,该委员会将“一次性地令该事件水落石出,找出谁该为此事负责,弄明白我们为何如此容易被攻击”。

美国对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的批评还在继续,类似的指责几乎每天有更新,而其言辞之激烈,就好像已经认定俄罗斯干政是证据确凿、可以盖棺定论一般。为何民主党如此坚定地相信俄罗斯黑客入侵?乃至未审先判?

恰恰是因为,美国在干涉他国政治这一方面的经验,实在太丰富。


1月5日,三位美情报高官集体出席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指证克林姆林宫授意俄罗斯情报工作者干涉美国大选(图源:VCG)

俄罗斯是否干涉2016美国大选,这尚未被证实,但却也并不那麽重要--正如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此前所说,“每个大国都有干涉他国政治的能力和行动。”这可以说是一种全球政界默许的共识。那麽为何这次奥巴马和民主党的反应如此激烈?

应该说,一方面是因为此前无论是民主党抑或是共和党的候选人,对俄罗斯等国而言都没有太大的区别,毕竟在就任总统之後,该候选人都会秉承美国的既定对外方针,不会偏离大方向。而这次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却让克林姆林宫看到了希望。因此在这次美国大选过程中,俄罗斯的确有可能加大了干涉度。另一方面,民主党在这次选举中惨败了。这应该是他们反映尤其激烈的根本原因。

可是,在对俄罗斯大发雷霆,甚至不惜做出“驱逐外交使节”这种极端的无礼行为之时,奥巴马、民主党、乃至整个美国政界,难道就不该想想,在全世界干预别国政治,特别是选举的,最多不就是美国吗?

1948年,美国通过中情局大力资助意大利各个政党,以阻止民意最盛的社会共产联盟;

1953年8月,早在“黑客”这个词没出生时,美国中情局特工便直接操纵伊朗政局,挑生政变,导致摩萨台政府(Mohammad Mosaddegh)被推翻,而羸弱且不受大众支持的伊朗皇室却被推上执政地位,成为美国扶植的独裁者。不考虑这段历史,就无法理解1979年的伊朗革命和如今的美伊关系;

1954年,美国支持发动了政变,在危地马拉推翻民选的阿本斯政府(Jacobo Arbenz),扶持起极右独裁政权,其后陷入36年的内战,大约20万人死于战火;

1973年,智利总统阿连德(Salvador Allende)在军事政变中被杀,皮诺切特将军(Augusto Pinochet)在之後的16年里成为智利的独裁者。而无论是军事政变本身还是皮诺切特政府之後巩固权力的阶段,都有着中情局的大力支持。

再举近一些的例子,2009年洪都拉斯塞拉亚(Manuel Zelaya)政府被军事政变颠覆。而在身为国务卿的希拉里的授意下,美国拒绝将那场政权更替称为“军事夺权”,这也就以为着可以继续对该国新政府提供资助。在洪都拉斯民意普遍反对的情况下,希拉里大力支持该军人政权举行选举。

便是以香港的例子来说,距离旺角骚乱事发一个月,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黄台仰、梁天琦与疑似美国领事馆官员在金钟密会接近两小时。此事如果发生在美国身上,是美国民选政客秘密会见俄罗斯领事馆官员,那美国又会是什麽态度?

据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美国和俄罗斯(苏联)在1946至2000年间共同干涉了至少117次他国的全国性选举,也即在那55年中,全球每9个全国性选举,就有一个被美国或俄罗斯干涉。

(希文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