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告别之际为何警告中俄

皇金撰写2017-01-11 09:44:44

美国总统奥巴马1月10日在芝加哥的告别演说聚焦两个主题,一是重建和捍卫美国的民主体制,二是重拾此前不愿多提的“美国例外主义”。两个主题反映一个焦点,那就是美国国家安全及民主体制面临威胁。这种威胁不光来自国内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因素,也来自中俄等外部势力。

除了“伊斯兰国”(ISIS)挑战以外,奥巴马提到的另外一种威胁就是来自“竞争对手”(rivals)中俄的挑战。奥巴马说:“中俄这样的对手根本没有能力在全世界和我们的影响力相媲美,除非我们放弃我们所代表的价值观,将自身转变为另一个欺凌周边小国的大国”。

其实,相比俄罗斯,奥巴马更担心中国给美国带来的战略挑战。美国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在奥巴马告别演说的同一天坦言,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奥巴马的副国安顾问罗兹(Ben Rhodes)更是坦言,鉴于俄罗斯本身的体制和经济通病,从长远来看,美国更应该关注中国对美国的长期挑战。

这是奥巴马离任时对中俄两国的认识。

他之所以强调中俄威胁,主要原因还是自己任内的弱势领导。他为中美关系动荡和美俄关系恶化辩护时,也处于一种弱势地位。而一位弱势的总统离任之际,只能通过警告的方式,提醒下届美国领导人防范这种挑战。


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说,不忘就中俄威胁发警报(图源:新华社)

奥巴马离任时的支持率为57%,小布什(George W. Bush)离任时的支持率为17%。但即便有这40个百分点的优势,奥巴马八年执政面对的评价依然褒贬不一,甚至丝毫不亚于战争总统小布什离任时的争议。

影响当前对奥巴马历史定位褒贬不一评价的最大因素就是“特朗普当选”。“如果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赢了,人们不会如此挑剔、批判的看奥巴马历史地位,反而在为奥巴马歌功颂德。可是希拉里没有赢,这是现实。

所以,按照当前的话语语境,奥巴马离任时在内政外交上并非处于“优势地位”。

可以说,特朗普当选不但扭转了美国、乃至整个西方民主选举的话语讨论,而且改变了传统意识中对成功总统、领袖的判断标准。奥巴马强势或成功与否也受此影响。

迄今为止,奥巴马亲口承认的执政遗憾有两个,一是低估叙利亚局势,二是违背竞选承诺,增兵阿富汗。但事实上,奥巴马对华关系、对俄关系也存在决策失误或错估,只是奥巴马离任之际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这些遗憾除了和奥巴马个人评估与决策失误有关外,也和地区及国际形势的变幻大有联系。

美俄关系在奥巴马任内基本未得到改善,反而正是这一时期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上挑战了美国的战略利益和底线。最后在维护叙利亚政权方面,俄罗斯也是技高一筹,反而奥巴马畏首畏尾,不愿过多军事介入叙内战。 

特朗普突破当前主流意识,主张“同俄罗斯发展建设性合作关系”。当选后的他已经为此逐渐积累和扩大共识,并为此搭建了一个表面上亲俄的内阁团队。在俄罗斯黑客攻击和影响美国大选方面,特朗普更是极力维护自己的亲俄立场。


相比俄罗斯带来的威胁,美国更加在已中国的威胁(图源:AFP/VCG)

离任之际,奥巴马本想借黑客攻击制裁俄罗斯,提醒特朗普亲俄的风险,结果反被俄总统普京“反将一军”,陷奥巴马于国内外夹击的被动局面。 

奥巴马任内发展对华关系也是失败的。中国领导层的积极有为完全超出了奥巴马的预期,亚太战略布局最终因资源、精力、及国内政治意愿不足而失败。新型大国关系这一最新中美共识也被搁置。

(皇金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