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续奥巴马亚太政策 反建制的特朗普怎么了

泮斯年撰写2017-02-15 21:16:58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3日访美归来后便迫不及待的向世界和日本展现其以经济换政治的“卓越”成果。在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建立了亲密私人关系,确保美日关系平稳过度后,安倍还获得了特朗普关于美日同盟重要性的确认,在政治和安全领域都获得了丰厚报酬。在日本政府最为关切的钓鱼岛问题上,安倍也首次获得特朗普政府的明确承诺,将《日美安保条约》第5条适用于钓鱼岛一事首次写入《日美联合声明》中。

不同于安倍访美前的不安态度,日本媒体显然已经沉浸于特朗普对日承诺的喜悦中,《日本经济新闻》就表示在同盟问题上特朗普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此外,日媒还纷纷称此次安倍访美成效颇佳,美方对日本的的要求几乎是满额回应。


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日美交流并没有实质性突破,特朗普更多是在延续奥巴马时期的亚太政策。无论是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还是美日同盟的保证都属于美对日的一贯政策。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会被安倍牵着鼻子走,在同安倍会面首日,特朗普就不断提及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的通话,并用中美友好对大家都很重要这样的话语敲打安倍。

从承认一中政策与习近平通话开始,到承认日美同盟,再到对朝强硬,短短几天内特朗普彻底打破了人们对其想要与中国对抗,放弃日韩同盟,打破奥巴马亚太平衡战略的担忧。不同于上台后对出台禁穆令,出兵也门对抗伊朗,在墨西哥边界建立围墙,特朗普上台后的亚太政策的并无太大调整,甚至可以说是小心谨慎。那么一向热衷于反建制的他又为何唯独在亚太问题上继承了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呢?

首先,由于特朗普的白宫国家安全团队建设缓慢,不同于出台严苛的移民政策、废除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协议(TTP)等行政令法律事务,在面对国家安全政策时由于缺乏准确、合理的政策方案特朗普在上任初期只能采取边边走边看的做法。


特朗普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面(图源:Reuters/VCG)

曾在布什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彼得·菲弗(Peter Feaver)说过,历届成功进入白宫的政府在竞选活动和过渡期间都有过深入的政策审查和内部辩论,特朗普没有经历这些就宣誓上任总统了。因此,缺乏政治理念的特朗普,对于中国威胁、美日韩同盟、朝鲜和俄罗斯等问题上特朗普在初期只能维持竞选时的“对峙状态”,在根据实际情况来做出调整,而这样所造成的落差就容易显得相对过大。

虽然特朗普团队建设上出现问题,但其周围关键人士正在开始发挥积极作用。据相关媒体披露,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是敦促特朗普把公开支持“一个中国”政策作为缓解与习近平紧张关系策略的人之一。而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也在访问期间他向日本和韩国等盟国做出了美国将提供支持的保证,为特朗普的亚太政策作平衡。正如奥巴马的前中国顾问杰弗里·贝德(Jeffrey  Bader)说“特朗普身边最终开始形成了一个政府,特别是有了蒂勒森和马蒂斯之后,在过渡期间,没人有胆量或专业知识去顶撞他。”

其次,不同于中东政策特朗普急需要一个突破口打破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僵局,将美在中东的地区势力进行一个再平衡。在亚太问题上,美国并不希望同中国对抗,这并不利于美国优先的位置,抑制中国崛起保持亚太平衡也就成为特朗普的唯一选择。显然,特朗普并没有找到一种更好的方案代替奥巴马时期的亚太政策,但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这样的反建制人物不会有所动作,其未来的亚太政策很有可能在延续奥巴马的基础上做出有限的微调。例如,被特朗普所推翻的TTP将很有可能通过另一种形式重返亚太。

最后,特朗普只不过是经历了前任们一样的洗礼。奥巴马作为总统候选人时曾坚决反战,后来却成为由小布什(George .Bush)率先启用的无人机袭击和其他秘密反恐行动的热衷使用者。如今,特朗普正在学习如何从一个商人变为一名总统,虽然中间充满了混乱,但从其灵活机动的政策可以看出,他有着很强的适应能力。

(泮斯年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