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景:带着便衣警察逛商店

2017-02-17 00:50:47

日本APA酒店客房放置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书籍招致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后,几百名旅日中国人近日在东京组织了抗议APA酒店的游行活动。而在本次游行中,包括参加游行者在内,许多人对维护秩序,竭力保护参加游行的中国人安全的日本警察和便衣警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日经新闻》2月17日报道,这次由旅日中国人组织的游行在5日下午开始,旅居日本的华人作家、评论家莫邦富称,凑巧这时爱知电视台播出了一个名为《爱知县和中国的意外的连接点能够改变中日关系吗?》专题节目。这个节目回顾了1971年推动中美建交的乒乓外交的往事。而中美乒乓球运动员用乒乓小球推动地球2边的外交大球的舞台就是迄今依旧存在的爱知体育馆。


在旅日华人抗议APA酒店游行中维持秩序的日本警察(图源:新华社)

莫邦富,中国上海人,上海外国语大学日语专业毕业后,曾在该校任教。1985年留学日本,曾在日本读完硕士、博士课程。据他讲,当时,日本右翼团体想冲击会场,阻碍中国运动员参加比赛。而日本警方出动大量警力,全力保护中国运动员。电视镜头中出现的警方高层人员指挥现场警力抓捕冲击警戒线的右翼团体成员的镜头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如果说那是中日邦交前的1971年才会需要那样地戒备森严,那么,10年后的1981年莫邦富第一次访问日本时的经历则给我留下了另一种回忆。
 
那时候,已经有了多年日语教龄的莫邦富作为第一届大平班的学员,在北京接受日语进修。进修内容中有一个项目就是花1个月的时间去日本实地考察。可是,一到日本,接待方面就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因为担心会有右翼团体来骚扰,外务省限定他们只有星期六、星期日才可外出自由活动,但必须要有日本人陪同才可准许离开酒店。

有一个星期日,九州的朋友飞到大阪来陪莫邦富自由活动。朋友坐下午4点的飞机飞回了熊本,而到晚上9点之前是他们的宝贵的自由活动时间。莫邦富实在舍不得浪费这个机会,看看没有人注意,便斗胆往酒店外走出去。

 谁知刚走出酒店一步,就有一个身材壮实的穿便衣的中年男子迎了上来:“请问客人,您去哪里?”莫邦富故作镇定地回答:“我去去大阪车站附近的梅田走走就回来,不行么?”男子脸上闪过一丝犹疑,但还是手一挥说:“请、请。”

就这样莫邦富开始了独自一人的探险之路,走进了梅田的阪急百货店。店里正好在限时打折销售女性用的饰件等商品,他想给恋爱多年的女朋友买件礼物,正想挑一枚用他那少得可怜的出差津贴能够卖得起的胸针时,突然发现人群后面有一个脑袋在注视着他,他大吃一惊:“那不是酒店门口那个问我去哪儿的便衣警察吗?”

为了不给他留下中国人只能买廉价货的印象,莫邦富只好放弃了买那支胸针的念头,跑到专卖床上用品、家具等商品的楼层去做市场调查了。那是今后回上海之后大学讲课需要掌握的知识。


日本警察在组织对右翼人员企图冲击华人游行队伍的警戒线(图源:Getty/VCG)

在阪急百货书店转了1个多小时后,莫邦富不敢在外面多呆,怕发生意外无法交代,便返回酒店了。快回到酒店时,他故意往后一看,只见那位便衣不即不离地跟在后面。他回身弯腰点头:“谢谢了。您辛苦了。”那位便衣没有料到他会来这一手,也赶紧手忙脚乱地弯腰回礼。

后来听说,有的人找不到想去的地方,还要便衣警察为他们带路,甚至有人还想和他们合影。不过,便衣警察会为他们带路,但不接受合影的邀请。考察访问结束后,外务省叫莫邦富参加座谈会,为大平班今后的考察旅行提建议时,莫邦富特意强调:“下次起不要为我们配SP了,把这点钱省下来,用到让大家的考察活动中去吧。”

第二年起外务省采纳了莫邦富的建议,持续5年的大平班的日本考察旅行从此再没有日本警察来提供贴身保护了。

 

(杨阳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