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袭骚乱席卷西非 中国遭遇新挑战

单生丰撰写2017-03-31 04:41:44

当地时间3月30日前后,从尼日尔到民主刚果的广大西非国家已经先后遭遇恐怖袭击及骚乱等突发事件,造成当地人员乃至联合国机构人员死伤。在中国已经在与之接壤的尼日利亚、加蓬、刚果等国展开基础设施建设,进而寻求“六大工程”覆盖非洲之际,这种突如其来的风潮就不免算是一场重大挑战。

突如其来的西非骚动

对分析人士来说,伦敦街头响起的枪声比起同时间在非洲爆发的危机只能算小巫见大巫。3月18日,尼日利亚东北重镇迈杜古里郊区发生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包括袭击者在内的7人死亡、8人受伤。尽管没有组织宣布为其负责,但已经有分析人士怀疑,此举可能系尼日利亚2016年7月驱逐到周边各国的极端组织“博科圣地”所为。


西非的混乱局面仍在继续,反恐行动往往徒劳(图源:VCG

资料显示,从2016年7月底开始,由尼日利亚、尼日尔、乍得和喀麦隆等国组成的多国联合部队在尼日尔和尼日利亚边境地区对“博科圣地”展开大规模清剿行动。由于这一行动对于活跃于多国边境的恐怖分子打击有限,这使得因避战而逃亡各国的难民回流时,也让恐怖组织随之返回。

很快,这一危机就迅速蔓延,到3月20日,尼日利亚东北邻国尼日尔突然宣布紧急状态通告。称“鉴于恐怖主义威胁迫近”,尼日尔政府宣布把在该国西部、南部省份的紧急状态再延长3个月。与此同时,尼日尔西部的马里也已经重新进入反恐战争状态。

与此同时,在非洲中西部的民主刚果,该国也在3月期间爆发了多起暴力事件。这其中最为突出的莫过于3月下旬发生在该国西南部开赛省的一系列案件。3月12日,两名隶属于联合国驻民主刚果稳定特派团的专家于当地失踪,此后,当地武装民兵组织在25日袭击并斩首了三十余名当地军警,至28日,此前两名失踪专家的遗体也在当地被寻获。这使得联合国尝试撤出刚果的方案也随之受阻。

北京面临安全挑战

环顾地图,外界可以发现这些爆发恐袭、骚乱等事件的国家大多为西非重要国家。面对这种乱局,欧美国家尚能置身世外,相比之下,在尼日利亚等国正在建设铁路等设施的中国就将面临挑战。尽管中国公司在“博科圣地”爆发期间已基本成功撤离,但在中国总理李克强于2014年5月5日提出“中国与非洲面向未来的六大合作工程”后,在西方国家对非洲的影响力逐渐减弱之际,北京也有必要考虑未来在非洲的新角色。


中国在非洲的存在感正日益加强(图源:新华社

有分析认为,在李克强提出的打造中非合作升级版的“六大工程”中,产业合作工程位居第一,基础设施仍是产业发展的前提。此外,中国政府还倡议实施中国企业与非方建立合资航空公司,共同发展非洲区域航空业,设立高速铁路研发中心等。

就当下的情况来说,铁路已经成了中国“六大工程”覆盖非洲的先锋。根据资料显示,中国目前正在运营坦赞铁路修复工程,建设中尼日利亚铁路现代化项目和耗资约800亿美元的尼日利亚沿海铁路项目,疏通并改建了连通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本格拉铁路。此外,中国还在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吉布提、乌干达、布隆迪、卢旺达、南苏丹、肯尼亚等国以中国标准建设铁路网。

但是,安全隐患终究是不能排除的。考虑到非洲大陆的各种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因素,非洲各国的安全问题正逐渐浮现在中国及其“六大工程”面前。近年来,国际恐怖势力近年来在一些贫困失序的非洲国家找到了温床。此外,西亚北非战乱导致大量武器流失和武装人员南下。加之非洲不少地区安全防范也很薄弱,容易成为恐怖袭击的突破口。这也成了尼日利亚、马里乃至民主刚果等国近年局势动荡的根本原因。

因此,尽管中国在2017年3月下旬的西非动荡局面中安然无恙,但北京终究要为安全隐患做好准备。而安全问题可能更将成为中国未来在非洲干预行动的中心。

(单生丰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