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倪峰:特朗普其人

陈清来 桑子 嘉崎撰写2017-04-08 03:55:32

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上任已有三个月左右,特朗普所要推行的对内对外政策仍未完全成型。时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美国之际,多维新闻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副所长倪峰教授,倪峰详细分析了特朗普成功当选的原因,并预估了特朗普及其内阁未来可能着力推进的内外政策。

多维: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特朗普以黑马姿态最终赢得总统选举,请问您对特朗普本人有何评价? 

倪峰:其实大家知道,特朗普在美国应该属于非建制派,更严肃地说,反建制可能更能代表他在美国政治光谱中的一个位置。大家都知道他原本是一个地产商人,在美国的经济里面,地产商本身也不是一个主流的行当。他本人可能是比较喜欢政治的,但是跟政治圈的联系是相当有限的。

同时他对世界的一种想法或观感主要是基于他的个人经历,从而对美国和世界形成了这么一种看法,但这种看法按照美国传统来说是非主流的,他的当选代表了美国社会中这些年积累的一些怨气。

可以说他代表了一种本土主义思潮的回归,如果看背景的话,这种回归可以说是由全球化引发的。坦率地说,美国是全球化尤其是经济全球化的引领者。从总体来看,虽然美国认为中国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但其实美国也是一个受益者,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是最大的受益者。


地产商人特朗普以黑马之姿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图源:VCG)

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美国总体上是受益的。举例来说,因为全球化的发展,美国才能享受到这么多物美价廉的产品。美国传统上的发展历程在很多时候面临着很高的通胀,但你看这几十年,美国基本没有通胀,虽然工资没有涨,但物价便宜了很多。

包括美国的资本到全世界布局,从经济学来讲就是各要素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配置,这肯定要比在一个国家内部进行配置所获得的福利和收益要大,这是一个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从各个方面来看,我认为美国总体是受益的,即使特朗普总统不认同这点,但这事实上是一个客观存在。

但目前在美国出现的一个问题是,在全球化的过程中,美国社会的各个阶层各个群体在全球化中的受益是不均等的。由于资本的流动更不受约束,它能进行更有效的配置,因此资本肯定是获益的,技术精英也是获益的。

但在资本和技术精英获益的情况下有一些阶层的利益受到了很大的损害,比如中下层民众尤其是蓝领工人。这次大选中特朗普为什么能赢?就是美国原来的制造业中心——大湖地区即生锈地带——主要聚集了汽车、钢铁行业的大量企业都外迁了,留下的只是破败的工厂,工人也只能失业。

这些工人可能原来在底特律汽车工厂里获得很高的收益,可能原本是一个标准的中产阶级的收入,但是企业与资本离开了。那么这种仅仅掌握较简单技术,同时也不适应高技术的工人就失业了,或者只能做一些低级的低收入的服务工作。

这样的一部分阶层的存在,使得美国有一种反全球化的情绪。虽说特朗普是一个商人,但他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他捕捉到了美国社会中存在的这样一种情绪,感受到了一个阶层对于自身在全球化过程中利益受损的一种愤懑。


美国多地举行反对特朗普游行示威活动(图源:VCG)

因此他为这些人代言,他本人对此可能也有相同的感受。虽然他是一个亿万富豪,但他看美国国家利益的时候,他也有和美国中下阶层相似的看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形成了一种大逆转的格局,最终当选美国新总统。

多维:特朗普就职美国总统后,外界认为美国外交政策转向向内收缩,它原有的领导世界的意愿在下降,那么您认为他的上台会对美国的外交政策产生怎样的变化?

倪峰:而且他上台后想把这种想法付诸于实践,要扭转美国总体及很多精英阶层获益,但中下层利益受损的局面。从这个角度来讲,特朗普对美国的对外政策有很多叛逆性的反思。

(陈清来 桑子 嘉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