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陈政治司法腐败 韩左右两派皆盼改革

戴仑 希文撰写2017-05-09 01:24:27

韩国总统大选将于5月9日举行。韩国民众对本次大选的参与热情非常高,从提前开始的缺席投票(居住地与身份登记地不一致的韩国选民在5月4日、5日两天进行投票)的情况来看,26.06%的投票率创下韩国选举的最高历史纪录。

应该说,这与朴槿惠因为“亲信干政”被弹劾以及韩国国内政局中表现出的诸多问题密切相关。

多维新闻记者日前专程前往韩国多地,就韩国国内政局问题,对韩国政策财团理事长、首尔大学经营学特聘教授、原李明博前总统秘书室长、原劳动部部长、前三选国会议员、保守阵营重要政治家任太熙,韩国宪法和朝鲜宪法专家、Peace-Korea常任代表、韩中Leaders-Academy理事长、东亚和平研究院副院长、著名法学博士洪元植等人进行了采访。以下为采访实录。


萨德危机与朴槿惠“亲信干政门”使韩国经济也受到了很大冲击(图源:VCG)

多维:韩国特有的财阀制度,以及财阀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被认为是韩国经济能够迅速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但近些年来,这样的体制在经济、法律以及社会层面似乎都表现出越来越多的问题。你怎么看这一现象?

任太熙(保守派阵营):韩国是在1950年朝鲜战争以后,在短时间内发展起来的,因此韩国面临的一个课题是,要战略性的、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所拥有的财源、资源。

因此一方面韩国虽然追求市场经济,但在朴正熙总统时代,韩国曾推行了七次经济发展的五年计划,这种政府主导的经济政策的推行,目的是集中国家所需要的资源,其结果就是韩国经济实现了很大的发展。

但政府主导的经济后来不起作用了,就发生了IMF。【记者注:IMF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缩写,任太熙这里则是用IMF代指韩国历史上的一次重要事件。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韩国是受波及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整个国家的经济面临崩盘的危险,当时的韩国政府向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援,而作为救市的条件,IMF对韩国经济结构进行了重大调整。】

1997年起韩国政府不再实行过去那样的五年经济发展计划,经济政策发生转向,尽可能让企业自己在世界市场上获取竞争力。其成果就是韩国产生了像三星这样的全球性企业。

最近发生的政治、经济勾结在一起的事情,我认为并非经济自身的问题,而是韩国政治的落后性所导致的。1997年韩国发生了IMF,是因为不能再按照之前的方式发展经济;2017年,韩国弹劾了在任的总统(朴槿惠),是因为觉得从前的政治不再适合。

因此我个人认为,1997年的IMF是“经济上的IMF”,而2017年的总统弹劾则是“政治上的IMF”。2017年之后,韩国政治圈所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稳固新的政治体系的地位。

多维:韩国现在面临严峻的经济形势,比如说青年群体的失业率达到了10%,家庭负债规模超过了1300万亿韩币(1元韩币约合0.00088美元),GDP对比家庭负债率约达89%。面对这一系列的问题,韩国社会普遍的声音都认为要解决财阀制度的问题,但具体来讲,新一届韩国政府应该在短期内采取哪些具体的措施?

任太熙(保守派阵营):青年失业的问题是结构性问题。所以从世界范围来讲,有许多国家都存在青年失业问题。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投入的人力会越来越少。无论任何国家信息化程度越高,工作岗位就会越少,如果不能制订相应的解决政策,那么产业结构的变化就都会导致这样共同的问题。

除了青年失业问题以外,懂得利用信息化趋势的个体和被信息化趋势所隔离的个体之间会产生巨大的差异,这种差异从政治上来讲经常被称为“两极化问题”,这种差距的不断扩大,也是世界各国都在经历的,也就是说贫者越贫、富者越富。

(戴仑 希文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